欧冠

圣皇 第九百三十四章 血路前方的动乱

2020-01-18 00:3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皇 第九百三十四章 血路前方的动乱

湘绣脸è通红,眸子中有委屈也有羞愤,不敢看陈兵的眼睛,尤其是他脸上的坏笑,让湘绣羞得想要打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第一次潜入她的房内,扒光了她的衣服,将她的身体都看光了,可是后他却什么都沒有做,直接走了。

这一次,这个男人竟然强吻她,夺走了她的初吻,可是湘绣不明白自己的心里为何沒有抗拒,反而还有种期待的感觉。

“你为什么老是要欺负我!”

湘绣眼中含泪,自眼角滑落。

“宝贝,别哭,哥心疼死了。哥不欺负你,让哥來好好疼你。走,我们去你房里探讨人生去。”

陈兵笑道,一脸è样,那眼中都在冒绿光了,感受着怀中那娇躯的柔软,他早已是兽xing大发,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可人儿压在身下狠狠征伐,让她婉转承欢,****。

“谁要跟你探讨人生!”

湘绣羞红着脸挣扎,可是陈兵抱得很紧,而且顺势将其拦腰环抱起來,让她发出娇呼,双手不断捶打陈兵的胸膛。

“放我下來,你放我下來,你这个yin贼!”

“yin贼?既然是yin贼,那么哥是不是应该做点yin贼该做的事情呢。”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

湘绣吓到了,使劲挣扎,可是却沒有使用修为的力量,她就像一个平凡的女子一般,似乎忘了自己是个强大的修者。

“干什么?”陈兵嘿嘿yin笑,道:“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你说能干什么,当然是干喜欢干的事情,研究研究生理结构,造造后代。”

“你,你要是敢对我做那种事情,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唷,还敢威胁哥,不过你错了,尝到哥的味道,你会爱哥一辈子的。”

“你耻!”

“你怎么知道?”

“你下流!”

“真的下流了?”

陈兵一副诧异的样子,伸出手直接就摸上了湘绣的私处,嘿嘿一笑,一脸猥琐,道:“啧啧,真是多汁多蜜,宝贝,你真的下流了哦。”

湘绣浑身僵硬,整个人都懵了,私处被袭,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这个家伙竟然就这么用手摸了上去,可耻的是,自己那里早已泥泞不堪。

她羞愤得想要去死,眼泪流出,将头偏到一边,不断抽泣。

此时,叶辰他们已经进入了中院的大厅内,几人排坐着,妙音在琴,琴声悠扬,绕梁而不绝,简直就是仙界之音,而叶辰他们则品着茶。

在这个过程中,叶辰一直都已元神在扫视前院,看到陈兵这家伙竟然这样就征服了一个女人的心,实在是感叹不已,原來女人还可以这样征服的吗?

这时候,一只光鸟拍打着翅膀飞进了大厅,妙音的琴声戛然而止,让叶辰等人都是一愣。

箫潇伸手一抓,将光鸟拘在手中,光鸟崩碎,化为点点光雨,其中有一条信息传入她的脑海。

“小姐,有大事发生!”

箫潇脸è大变。

“何事,说!”

妙音的神è也凝重了起來,这光鸟是关主给她传递消息的手段,当她看到光鸟的时候就知道有大事发生。

“天关血路出事了,在我们这四十九关前方已经大乱,各族修者死伤惨重,尤其是我们人族。”

箫潇说道。

“怎么回事,关主传递來的消息是怎么说的?”

“小姐,事情是这样的。天关血路边沿不是有很多的星域吗,其中有很多古老的种族与生物,以往与血路开辟者之间有过约定,可是现在不知道他们为何突然发难,每一关血路都有强者出现。据关主传來的消息,从第五十关开始到第七十关都乱了,充满了血与乱,踏上血路的修者与那些來犯的古老生物连连血战,好几座关城都危在旦夕。首发”

“怎么会这样!”妙音轻语,“有圣王级别的强者來犯吗?血路守护者难道沒有出现么?”

“血路守护着出现了,可是七十关城之后的守护者并未回來,只有几个守护者在战斗,拼死保护关城,那些來犯的种族中也有好些圣王级别的强者,我们若是在这段时间踏上前路怕是会有很大的危险,小姐你看该怎么办?”

箫潇说道,脸上有深深的忧虑之è。

妙音沉默,她将目光投向叶辰,显然是想要听听叶辰的看法。

“这场动乱要持续多长时间谁也难以断定,所以这不能成为我们改变决定的因素。这条路本來就凶险万分,即便是前方动乱又如何。”

叶辰这般说道。这一次血路发生这等事情,显然那几个守护者成功牵制住了來犯的种族中为强大几个强者,否则前方的那些关城早就不保了。

圣王级别的强者被牵制,剩下的就是些圣者,叶辰觉得若是尽早离开四十九关,进入五十关城的话,或许还能出一份力。

“叶大哥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立刻让关主开通关域门,尽早进入下一关血路,到时候或许还能出一份力,也可以借此好好磨练自己。”

叶辰说道。

“叶少,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箫潇等几女说道。

“你们不用说了,叶大哥已经决定了,妙音自会跟随。妙音这就去见关主,让他提前开通关域门,不用等待下一批历练者到來了,前方战事要紧,作为人族的一员,我们的确应该出一份力。”

妙音这般说道,话落她站起身來,撕裂虚空消失在叶辰等人的面前。

看着妙音消失的身影,叶辰开始沉思起來。

尽岁月以來,这条血路都沒有出过什么大问題,沒有听说有古老种族联合來犯,这般兴师动众。

这一次的事件意味着什么?那些古老种族为何要这么做,他们应该知道这么做讨不了好,只能死两败俱伤而已,可是他们却这么做了,这背后应该有人在推动。

“啊!痛,你轻点。”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痛并乐着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雅妃娜的脸顿时就通红,因为她是过來人,当然知道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叶辰嘴角一抽,额头上浮现几道黑线,其余人也反应了过來,三个婢女脸è通红。

在前院的某件房内正上演着一场活n宫图,陈兵趴在湘绣的身上卖力挺动腰身,湘绣搂着他,十指都潜入他的肉中了,双腿蹬动床单,一身痉挛个不停,她发出痛苦而乐的呻吟,不堪伐挞,脑袋不断摆动。

这两人竟然在白ri宣yin,而且还忘记了隔音,实在是让叶辰有些语,奈之下他只得打入道则将那间放隔离了起來。

房间中,陈兵一边征伐,一边揉弄湘绣的玉峰,湘绣都不知道泄了多少次身,早已是浑身发软,初尝味道的她怎么经得起这般折腾。

“好哥哥,不要了,湘绣要死了。”

湘绣几乎是语伦次,灵魂都离体了,起初她本有些抗拒,可是在被陈兵进入之后就顺从了,既然已经被陈兵破了,她也就放开了,重要的是心中本就有这个男人的影子。

“嘿,求饶了是吧,以后在哥面前乖点,再凶的话哥休了你。”

“不敢了,湘绣不敢了。”

“嘿嘿,哥的大不大?”

“嗯,大。”

“硬不硬,长不长?”

“你坏”

“宝贝,咱來试试**开花如何?”

“啊,不要。”

叶辰脸上的肌肉连连抽动,刚以道则隔断了那间房,元神还未退出來就听到了这些话语,这陈兵够ā的。

众人都发呆,沒有想到这两人发展得这么,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禽兽啊,牲口啊!”

紫金龙麟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心中却是妒忌不已。

三个婢女脸è不断变化,她们也沒有想到湘绣这般不争气,这么就被那个陈兵给拿下了。虽然她们知道自那一晚的事情后,湘绣的心中就烙下了陈兵的影子,可是今ri的事情还是让她们有些不敢想象。

“yin贼,下流,摧残花朵。”紫金龙麟大骂,心中却道:“妹的,怎么不是我。”

“咳,好了,大家都将思想收回來,人家小俩口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去想了吧。”

叶辰说道,感觉有些尴尬。來的时候他曾说陈兵是他的朋友,可是沒想到这家伙这么è急,白ri里做那种事情也就罢了,竟然忘记了隔离房间,让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实在让他这张老脸都一阵发烫。

不久之后妙音回來了,看到三个婢女的脸è不对,其上还有红晕未褪,心中奇怪。

“妙音,怎么样,关主答应了么?”

叶辰看到妙音有开口询问的迹象,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这件事情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几个婢女说出來,妙音怕是会很尴尬,到时候叶辰的脸上也不好看。

“答应了,明ri就开,不过需要先试炼。在这里有好几十处小天地,其中某片小天地内留下了当年的至尊采集的荒古仙力,若能得到或许还能增强我们的实力,到时候进入第五十关便多一分保障。”

“荒古仙力,这是一种什么力量?”

妙音淡淡一笑,道:“据说在荒古年间宇宙某处落下了一道光,这道光中蕴含的力量十分jing纯,那时候有至尊出手将其采集,镇压在了这里,留待后人炼化。只是这荒古仙力很恐怖,圣王之下只要靠近就会遭受它的反噬,肌体崩裂,道力都会被抽离,所以存在至今也未能有人得到它。”

武警辽宁总队医院预约挂号
濮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南通知名癫痫病医院
珠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