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黑暗血时代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叛逃者

2020-02-14 16:3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叛逃者

那只三四高的两足火焰怪物连哼都没哼一声,两眼中光芒一下下便全部熄灭”全身的生命仿佛被部然抽空了一般”轰然倒下,猝死在距离楚云升不到半米的脚下!

瞬杀!

一切只在一瞬间的事情,中年村长瞪大了眼睛也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因为普通人眼的极限根本看不到那道寸芒,但此时恰好从死亡禁地飘散来的一片黑雾,替他“解释”,了整个事情的“原委”,。

在中年村长的认知里,那些黑雾比什么都要致命,在顷刻之间带走凶猛的怪物的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他却想不明白楚云升为何会不害怕,而且在黑雾杀死怪物后”竟然连看都不看它一眼,漠然地抱着老余家老四蹒跚向前!

二十公里外的巢穴聚居地”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不解归不解,这位村长也不敢在此地多呆片刻,不要说再碰上什么怪物”就是不知何故逐渐飘散的黑雾,对他来说也是极度危险的东西。

招呼聚回众人,一时也不敢耽误,急急忙忙地离开这里,当然没有放过地上的那具刚死掉的怪物尸体。

断峰聚居地下,两批黑色彩子,一前一后地悄然抵达不远处的一处干涸的隐秘山沟中。

“确定是这里?”后来的黑袍影子,分出一人,摇身一晃,出现在山沟斜上方的最佳视野出,秀目凝视前方道。

“错不了,乙长,这小子的味道,就是化成灰,我手下风控追踪人也能闻到!”先来的第一批影子领头,面孔埋在宽大的袍帽阴暗中”语气很敬敬地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立即行动!他从你手里逃脱,又被我截了一次,现在最多只有一口气而已!”,那位乙长似乎很不满对方的行动安排,以为是被那小子打怕了,语气不经意地加入了一点讽刺的味道“乙长,您是上面委派下来的,还不知道下面的复杂性,像这种聚居点”这个时候,大都都要跟老鼠一样出去觅食的”只有等到黑暗笼罩后”他们才会“爬回”巢穴,上头的命令是将余党必须一打尽,绝对不许泄露一人,所以、”那位先来的领头,自然听得出来女人。中的讽刺意味,但却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恼怒”反而十分恭敬地解释道。

对这位“空降”下来的乙长,他听到过一些风声,说是顶顶上面的一个大人物不经意地一次巡视的时候,看中了她的资质”有意要栽培锻炼她。

若是旁人也就算了,纵然谣言不是真的”小心敬着也就走了,但那位大人物,据说曾经是跟过那个人的,那个人虽然只是传说存在过”早已不知真假”但以这位大人物当今〖真〗实的权势,只消一句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人头落地、抄家灭族!

这个风险谁敢耻哪怕只是空穴来风,他也得打起十分精神,提着小心应付。

“嗯……”那女人眉头拧了一下”抬头又望了断峰一眼,点头道:,“你说的对,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那甲长岂敢得意,连忙谦虚地说道:“这些都是琐碎的事情,以乙长的聪慧”过几日也能得知。”

那女人笑了笑,不再言语”转身依靠在干涸的沟壁上”闭上眼睛,稍稍休息片刻”从三天前开始,他们已经连续追击“叛逃者”三天三夜,一直没有合眼,虽然很困”但她更担心的是这次御令,如果不能完成好,即便是她,都无法想象上面的雷霆之怒和失望。

过了一会,山沟中,又出现了第三批黑袍影子,汇合在一起。

“他们回来了!”这时,刚刚抵达的第三批黑色彩子还未来得及休息,便听到那位甲长沉重声,富有穿透力地说道。

楚云升不认识路,便绕回了高村长的后面,怀里的小女孩已经醒了,不过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面目可憎”,”不敢随便开口笑与说话。

但即使这样,小女孩虽然因为村中的大人和其他小孩都在同围”知道楚云升的确不是个怪物,也不再如刚才那样的惊恐之极,但心理作用下,却仍然紧紧地闭着眼睛,僵硬着瘦弱的身体,不敢看楚云升半眼,脏兮兮的小脸上,也因为紧张兮兮而显得一丝小孩的可爱。

远远地,楚云升以他三元天的目力,虽然器字衰老不少,但仍能看见一座巨大的山峰被推倒,斜斜地搭塌在旁边的一座矮山头上,山体下的空隙,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形成了一今天然的遮风避雨之所。

只是配上这群人近乎原始人般的打扮和武器,若不是高村长身上还穿着阳光时代的破烂衣服,他都以为是回到了原始时代。

又抬头望了望天空,虽然仍是曾经一般的昏沉,但是,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一丝“重见人间”的感觉缓缓地流入他的心间,这世间,又有几人知道他在那个空间所受的是怎样的煎熬与苦难?

“还不知道,老人家你怎么称呼?高村长眼见就要到聚居点村头了“对楚云升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始终保着一丝警惕,憋了一路,终于开口问道。

这也不能怪他,不说远得,就说距离他们二十多公里外的洞穴聚居点,两年前就是因为救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那个禽兽不但知恩不报,反而……一夜之间死伤无数,从附近数一数二大聚居点一下子沦落为下流的水平,要不然断峰聚居点也争不过他们。

楚云升看了高村长一眼,无比萧落地说道:“以前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刚刚活过来,不过祖宗给的姓总不能丢,你就叫我老楚吧!”,高村长心中转了一下,附近也没说过什么姓楚的人

,抬起头试探性地问道:“楚大爷,我姓高,是这里的村长。不知道你是打来的?家里还有人吗。”

楚云升知道他姓高,刚才路上已经听过其他人这么说过,也知道对方的疑虑”但他心性已冷,索然无味,只想找个地方静静地呆着”听着那风声”看着那流动的黑云,感觉着〖自〗由的呼吸……

片刻后,他笑了笑,弧零道:“都没了。”

高村长还想说什么,只见到村中放哨的小子看见了他们一行,立即飞奔过来”神色十分慌张。

“怎么了?三毛?”高村长一惊,暂时也顾不上楚云升,抓住喘着气、咽着吐沫星的三毛胳膊,道。

“是二哥,方大伯家的二哥回来了!”,三毛不是觉醒者,疾奔了这么远,明显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还有个原因,是饥饿。

“回来就回来吧,出去这么多年,都以为他死在外面了!”高村长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是一个早年离家出走,说什么要去寻找出路,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头小伙子回来了,于是一边走一边嘀咕道:“,他还有良心回来,他妈眼都快哭瞎了!”

“村长,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吧,出大事了”二哥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现在昏过去了,对了”昏迷之前,说什么”他们,他们要来了!”,您不在,大家也不敢拿大主意“”,”三毛一口气缓过来,急促地说道。

高村长闻言,眉头一皱,骂了一声:“这小王八蛋,一回来就给老子惹麻烦!”,说话间”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快到村口的时候,楚云升淡淡地向远侧瞥了一眼”那里一丝丝微弱的元气波动,丝毫没有能够逃脱他对四维空间的感知。

虽然他现在肉身骨头都几乎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但是不明空间一他隐隐地已经知道其实那就是面纱女人所说的零维空间中的那个第六根分叉线,在这么多年的淬炼下,早已十分明亮,再加上他本身功法的原因”对外界的第四维空间的波动更是十分的敏感。

不仅如此,在后来的第四第五阶段,甚至微弱地出现了第七根分叉线,而正是那一根分叉线,可以让他控制唯一一根被击落且去源化的钉子,其他六根还和古书别在一起,虽然不再相斗,但是也无法去掉上面的命源印记。

被击落的这根,正是七钉中向他命源发出吸力的一钉,当楚云升自熵命源几近寂灭的时候,七钉与古书以他命源为基础建立的战场顿然破碎”而关键此时,七钉已经不占上风了,无力乘机吸走最后那一丝命源,最终,拘禁命源的那一钉也被击落了。

不过”七钉的主人是和前辈一样高手存在,它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用的”毕竟这是它的本源武器,而不是他楚云升自己的本源武器”在刚刚击杀火焰两足怪物的时候动用了它,同时,微弱的第七根分叉线也随之而暗淡下去。

但”另外也带来了一些好处,也是楚云升现在最需要的东西一命源!

这根钉子的能力十分的诡异,只在寸隙之间,便能取敌人的命源于一线之间,甚至兵不血刃!

一只怪物的命源,楚云升没有任何经验和参照物,可以拿来与他原先命源的厚度进行比较,但经过黑色旋涡,“过滤”“提纯”之后,实际上抵达零维空间的,却很少很少,大部分被黑色旋涡挑剔地“拒之门外”!

不过再少,它也是命源,对楚云升现在的状况来说,任何一点点命源,作用都是巨大的,至少骨头不那么嘎吱吱作响了。

依靠这么点命源打底,楚云升在发现远处元气微动的同时,透过昏暗的光线,看见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四散开来,封住聚居点所有出口方向,拖曳着冒着烈焰的战刀,踪掠过黑漆的焦土,猎猎围至。

风扯起他们的黑袍,萧萧作响!

楚云升瞳孔一缩,仿佛在悠远的记忆中回忆着什么战刀、烈焰……

很久没有见过了。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