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养道 第一百七十六章 打赌

2019-12-04 14:4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养道 第一百七十六章 打赌

因为,何青看见华夏九的第一眼,便有一种感觉————他任何讽刺和挑衅之语对华夏九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这种举动在对方眼中跟跳梁小丑一样。

何青深吸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面无表情之后,这才说道:“天脉宫的试炼场所总共有九处,都是以青色石碑为入口,第一处试炼之地试炼的是环绕我天脉宫巨山的黑海威压,也是我天脉宫最关键的试炼之处。而其他八处,则与修士自身有关,比如第九处试炼场地,就是肉身试炼,如此处这第七处石碑中场地,则与魂识有关。还有第五座石碑后场所,是杀戮试炼,经历沙场,成就杀戮道。”

“至于第三处试炼场所,应该不适合你,那是幻化之道。”

“每一座试炼场地,但凡能进入前百,都有奖励,名次越高,奖励越多,分别以前百,前五十以及前三十!”何青话语很快,显然是打算早早将该说的话说完,完成师尊的交待,他担心若是交谈久了,自己会控制不住对华夏九的嫉妒和不服,出言挑战华夏九。

“前十之内呢?”华夏九问道。

“前十?我劝你别想那么远。”何青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心中对华夏九的不满,目中露出讥讽,不掩轻蔑的说道。

“前十你就不用想了,天脉宫至今,任何一处试炼之地,就没有出现过至尊之下,踏入前十的例子。”

“至于你,能有一处试炼场地进入前二十,就是造化了,哪怕你真的是至尊之下第一人,资质通天,可我天脉宫无数年来,天骄道子不知道出现多少,不是你能撼动的。”

华夏九看了何青一眼,忽然脸上有些腼腆,似被何青说的不好意思,但却又显得很认真的说道:“我的目标,就是前十,你敢不敢与我打赌!”

何青闻言,冷笑一声,便要答应,但他突然想起今天刚刚听到的消息,说华夏九在天脉城聚宝阁赌斗场中扮猪吃老虎,一举赢了一百多亿灵石的骇人之事,不由话到嘴边,硬是没有敢说出口,一脸迟疑警惕之色看着华夏九。

“敢不敢?”看到何青如此,华夏九眨了眨眼,心中有些失望。自从他在聚宝阁赌斗场中赢得一百多亿灵石之后,他便深深的喜欢上了赌斗之事。

就在华夏九故意以话语激将何青,何青正陷入进退两难之时,突然远远的有话语传来。

“华夏九!我跟你赌了。”

华夏九眼睛一亮,何青松了口气同时,却是心中有些黯然,知道自己已经在气势上完全落在了华夏九的下风。

二人同时转头看去,一名眉心有黑色滴水印记,神色阴冷,气质妖异,年龄看起有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背着双手,正紧盯着华夏九,向他们飞来。

“是莫修染————之前的第一道子,如今你成为第一道子,他自然成为第二道子。”何青神色凝重,甚至有丝畏惧,或许是看在时空至尊的面子上,也可能是其它原因,他主动轻声对华夏九提醒道。

华夏九闻言,神色不变,只是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特别是看清莫修染眉心的黑色滴水印记之后,眼睛大亮的同时,多出了一丝凝重。因为,莫修染半只脚已经踏入至尊,若是没有意外,不久的将来,莫修染定会成为天脉宫最年轻的至尊。

不愧是第一道子,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华夏九!我跟你打赌,但不是赌你能够进入前十,而是以我们两人在所有试炼场所中的最高排名来打赌。”莫修染来到华夏九眼前,深深的打量着华夏九,一脸傲然之色,信心十足的说道。

华夏九微微一笑,心中欣喜,心想莫修染和何青相比,前者才是大鱼。能够拿出的赌资自然更多。

“莫兄!不知想和小弟赌什么呢?”华夏九一听莫修染故意不叫自己师兄,甚至不像何青故意不提称呼,而是毫不忌讳的直接大呼他的名字,所以索性也不和对方以师兄弟相称。

莫修染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华夏九真实修为境界丝毫,并且对方给他一种隐隐面对天地般的感觉。心中凛然的同时,虽有警惕,但心中的骄傲和战意却反被华夏九更进一下激发出来。

“听说你在聚宝阁赌斗中赢了一百多亿灵石,我这些年一直在宗门内潜修,虽有一些积蓄,却没有那么多灵石,不过倒是有几件能够拿出手的至宝。”

说到这里,莫修染顿了一下,好似想起什么,神色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继续说道:“我拿出一件伪仙器作为赌注,你出五十亿灵石做为赌注。”

华夏九眼睛发亮,他如今最缺的就是各种至宝,特别是要准备渡劫,伪仙器级别的至宝那是越多越好。

并且,他虽然不知道莫修染拿出的是什么样的伪仙器,但他知道最差的伪仙器也值五十亿灵石,这莫修染难道是怕我不敢和他赌,所以才给如此优厚赌注?

华夏九心中生出疑惑,正准备答应,莫修染紧接着又说道:“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条件。”

说到这里,莫修染眸中精光闪动,说道:“我若是赢了,从今以后,你便称我为大师兄。”

华夏九闻言,不由愕然,在他看来这大师兄的只是一个虚名称呼罢了,就算是所谓的第一道子,他也不当一回事。他在乎的只有实力的提升和一些实际的好处,虚名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特别是,他心中清楚,他是否是第一道子根本不会影响四位至尊对他的态度,也不会影响他在天脉宫的权力和待遇。

华夏九略一思索,便已经明白莫修染的心思,后者是想要夺回他第一道子的身份,但因为此事乃是四位至尊老祖决定,他就算有能力逼迫华夏九臣服于他,也改变不了这个实事。除非华夏九主动向宗门请求放弃第一道子的身份。

可是,在莫修染看来,没有人会主动请示放弃第一道子的身份。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华夏九做事之务实,实在是不能以人之常理来度之。

华夏九眼睛此时越来越亮,甚至已经亮如灿星,莫修染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而是几件至宝,并且是马上要送到他手上的至宝。

“不如我们赌的再大一些,莫兄可敢?”华夏九颇有些挑衅的说道。

莫修染感觉华夏九突然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但具体那里不对

,又说不出来。但不管怎么说,以他的性格,在众目睽睽之下,是绝对不会在华夏九面前示弱的。

并且,他反而担心华夏九将一百多亿灵石和可能拥有的至宝全部压上,使得拿不出对等的赌注,从而让他难堪。他甚至怀疑华夏九主动提出赌的再大一些,便是想借机讥讽他身家不如对方。

所以,莫修染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我莫修染岂会怕你,我便将我所有身家压上又如何。”

莫修染省害怕华夏九先将赌注提出来,结果自己拿不出对等赌注,所以率先言称自己将所有身家压上,以话语封死华夏九借机让他难堪。

但是,他却不知道华夏九就等他这一句话。

华夏九脸上喜色更浓,但落在莫修染眼里,再加上华夏九接下来所言,却是让莫修染认为是华夏九在嘲笑他拿不出与他对等的赌注。

“不知莫兄家当有多少,说来听听,我会酌情拿出对等赌注。”华夏九的说道。

华夏九说这句话本是极为诚恳认真,可是落在莫修染眼里,却是恨不得将华夏九笑脸打碎。不过一想到华夏九身上庞大身家财富大半马上便会落到自己手里,他心中冷笑一声,说道:“我有两件伪仙器,三件极品法宝。十九亿灵石。其它丹药、灵材、符箓等资源合起来至少也要价值十亿灵石。”

华夏九一听莫修染拥有如此庞大的身家,心中也是一惊,心想这天脉宫第一道子果然身家不菲啊!别的不说光是那两件伪仙器便已经超过一百亿灵石。

略微一惊过后,华夏九心中却已经乐开了花。对莫修染说道:“好!我若是赢了,你刚才所说这些东西便一件不少,全部给我。而你若是赢了,那么我便主动向几位至尊老祖请求去掉我的第一道子身份,让莫兄成为宗门第一道子。”

华夏九一说,附近早已围上来数万天脉宫弟子身体一震,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华夏九没有将第一道子身份放在心上,而想着华夏九对自己拥有绝对的信心。

因为,除了华夏九这个异类,再加上他天命之子的特殊身份之外,没有人不将天脉宫第一道子身份不放在心上。那代表的不光是仅次于至尊老祖的身份地位,更代表着庞大的修炼资源和待遇,以及堪比内门长老的权力。

实事上,莫修染在瞳孔一缩,心中一跳之后,心中想法和旁边数万天脉宫弟子一样。认为华夏九是因为有着绝对的自信,才会将第一道子的身份作为赌注来赌。

PS:一大更提前送上,求捧场,求求月票,求红票,求好评,求收藏,求纵横站的订阅——————————

遵义癫痫专科哪里好
兰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