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奥洛帕战记 第十一章 命运的邂逅

2020-01-17 18:30: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十一章 命运的邂逅

塞尔村是位于波勒帝国西南部一个很小的村庄,甚至在官方的地图上都找不到这个村庄的位置,全村不过100多人,主要以种植燕麦为生,由于村庄并不是位于交通的要道,所以来往外乡人并不多,这个村庄的对外消息也比较闭塞。相对于南方边境地区,这个村庄处于王国腹地,不用在兽人掠夺的阴影下担惊受怕地过日子;然而相对于在北方的首都汉沙,村庄又显得过于偏远,因此即使首都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对这里也几乎没什么影响。

光明纪元1675年5月12日,距离“汉沙暴乱”发生已经有三天了,外面的世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可是塞尔村的人们却仍在享受他们特有的平静与安逸。村庄入口的小路边,一棵老槐树上,有个小男孩坐在树杈上着急地向村外张望。

“欧文,你还在那等吗?梅可内大叔今天应该也不会回来的了,他哪一次和菲利普去采药不是去个四五天的?”

“是啊,你快下来,咱们一起到小溪里捞鱼去。”

树下有另外两个小男孩向树上的孩子高喊道。

“雷、乔伊卡,你们先去吧,我一定要等到梅可内大叔回来,这可是我跟他的约定啊。”树上那名叫“欧文”的小男孩高声回答他的两个伙伴。

“别等了,欧文,没有你,咱们抓不到鱼。”树下那名较小一点的男孩子说。

“我真的不去了,你们自己去捞吧。我答应过要让梅可内大叔回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要是他在这个时候回来怎么办?”欧文依然拒绝了,态度非常坚决。

“雷,让他自个傻等,咱别管他,去找你那个‘巨大的’哥哥一起到河里捞鱼吧。”树下较大一点的男孩子对身边那名小男孩说,“我就不信没有了欧文就捞不到鱼。”说完,他就拉着雷走了。

目送着两位伙伴离开,欧文继续坐在树杈上等待。他是一个才刚刚满8岁的孩子,刚离开的另外两名小男孩中,乔伊卡比欧文刚好年长1岁,而雷则只有6岁,此外,雷还有一个10岁的哥哥叫卡修斯。就是这四名年龄、性格各异的孩子,居然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按乔伊卡的话来说,一个卡修斯抵得上四个雷。这里面绝对没有夸张成份,因为无论从体型还是饭量上来看都是如此;然而弟弟雷却一点都不像他,瘦小得可怜,真让人担心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刮走。为什么两兄弟体型差异如此之大?他们的父母根本就说不清楚,以对于外人说他们父母偏心,只给哥哥吃好的,不理会弟弟。然而事实上却根本不是这样,双亲照样让弟弟吃很多,可是他就是胖不起来。

讽刺的是,相对于弟弟想胖却胖不了,哥哥卡修斯却把自己的肥胖视之为不可直述之痛,正因如此,卡修斯才显得比别人同辈人更腼腆、更内向。一直以来,卡修斯最讨厌别人取笑他胖,可是乔伊卡却最喜欢拿卡修斯的肥胖开顽笑。

乔伊卡是家中的宠儿,却是同村其他人眼中的魔鬼。因为上面有四个姐姐,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乔伊卡真是集万千宠爱在一身,但也因此让他养成了调皮捣蛋的性格。好动的乔伊卡早就不满足于爬树掏鸟蛋或用烟熏狐狸之类的小把戏,他总是隔三差五地变着戏法来抓弄别人。要是哪天露西阿姨煮饭时掀开锅突然惊现里面有一条活着的蛇;都克伯伯一大早出门时刚踏出一步就踩上了门口的一堆大便上;爱娜大婶收回晾干的衣服时发现上面有一大滩尿迹……这些事情,十有八九都是乔伊卡干的。

相对于另外三个孩子,欧文的性格就明显有所差异,他对于一些人、一些事难免有些偏执。毕竟,他缺少其他孩子应有的父爱和母爱,因为在四岁那一年,一条毒蛇同时带走了他的爸爸和妈妈,这个身世可怜的孩子就由村里的人轮流抚养至今,可以说,村里的人都是他的亲人,又都不是亲人。虽然他们对欧文都很好,可是在孩子心目中,更一直有种寄人篱下的不安全感觉,同也内促使了他过早成熟的性格。但是,有一个人却真正能够给予他一种“家”的温暖感觉,这个人就是:梅可内大叔。因为也只有梅可内大叔,才会真正把他欧文看成是自己的亲人,而不是像别的大人一样,以一种怜悯的目光看他。

严格来说,梅可内大叔并不是这个村庄里面的人,他在这四个孩子出生前来到村庄定居的,没有知道他的来历,当年,他和他的同伴菲利普--那匹瘦弱的老马,来到这个村庄定居时,村民们对这个突然闯入他们世外桃园般的生活的外乡人没什么好感,也不怎么与他交往;但没过多久,村民们就把这个不束之客接纳为自己人,因为这个人有一种能迅速搏取村民信任的能力:医术。

在这种贫困闭塞的地方,懂得治病疗伤的人通常都能得到人们最大的尊敬,更重要的是,梅可内大叔可是有文化的。自从梅可内大叔来了以后,村里的孩子都学会了写字,这是一件让几乎十几辈子当文盲的村民们感到非常高兴的事。

这四个小伙伴,平时除了一起玩耍之外,最喜欢的就是聚在一起听梅可内大叔讲一些外面世界的故事,什么骑士啊、勇者啊、龙啊、探险啊之类在外面世界的人听来已经耳朵起泡的事,对于这些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庄的孩子来说,既刺激又精彩。平静的小村庄虽然安逸舒服,又怎么能关得住四颗炽热的心?总有一天,被久关笼里的鹰雏会展翅敖翔于天宇。

命运的巨大车轮正向这个浑然不觉的世外桃源滚滚前进。

********************************************************************************

雪域联邦,首都“银山之座”,圆型会议室--几乎全国最重要的国策都在这里商议,这一天,全国最有权力的九个人,不,八个人又一次聚首在一起商讨当今局势。

“现在雷古诺?加加林应该已经到达波勒王国了吧。”作为雪域联邦权力第一人的总校长卡森洛夫首先开口询问。

“理论上应该到了,这几天来我正在设法追踪他留下的魔法轨迹,可是得出来的结果却非常诡异,不惭是主管研究部的一环法师,他自己开发的东西还不容易解读。”副总校长莫可加尼说的话不知道是对雷古诺的赞赏还是讽刺。

“也就是说,您现在还没有掌握到雷古诺的具体位置,是吧,副总校长大人。”女生产部部长阿克谢利娜说的话让莫可加尼感到的些脸红。

“这个雷古诺,每次都是先斩后奏的,而且每次都是留下一个脏屁股让我来擦。”外联部的部长斯蒂芬说到这里非常生气。

“等他回来之后,一定要处分他才行!”纪律部部长舒瓦申基说。

“我当时早就说过了,不该让这个雷古诺进入到权力中心来,他太年轻了,”人事部女部长克里苏拉蒂丝又在旧事重提,“联邦里又不是没有其他优秀的一环法师。”

“不过我现在最在意的,是他临行着的那句留言:‘请提高军事警戒级别,时刻防范圣光明教大举入侵’。”战争部部长韦科丹利,在他手上掌握着这个国家的安全命脉,关于战争方面的忠告一点都不能马虎。

听着这一群全校、全国最高级的官员在乱哄哄地在讨论问题,三句不离两句就是对雷古诺的指责啊、惩罚啊之类的话,总校长轻轻叹了口气,在场的人都是拥有最高魔法修为的一环法师了,怎么妒嫉之心竟如此之重。

随后,他打断了其他人的话,转去问一言未发的情报部部长贝塔蒂尔:“诸位安静,安静。先听听情报部长怎么说,波勒王国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是的,总校长大人。”贝塔蒂尔站了起来,用饱含抑扬顿挫的声音介绍说,“5月9日晚上,也就是雷古诺私自离开的那一个晚上,波勒王国的首都汉沙暴发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暴乱,国王和二王子死亡。

“5月10日,也就是暴动的第二天,法耶鲁帝国和圣奥路菲王国联合向波勒王国宣战,理由为波勒王国的王族严重违法圣光明教的教规,然后联军在叛变的波勒边防军的协助下不费吹灰之力长驱直进,并进驻汉沙城内,宣布汉沙城为法、圣两国和教皇自治领共同托管。

“5月11日,原来在南方视察水坝建设进度的波勒王国的大王子梅德内尔被诱捕,听到父弟战死后自杀。

“5月12日,也就是昨天,两个原本秘密支援精灵王国的军团在得知消息后立即回国,结果在刚刚进入国境时就遭到伏击,损失惨重,又重新躲回精灵森林里去。

“大部分波勒王国的地方领主在得知王族灭亡后投降,也有一些现在还坚持战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王族的小公主苏菲娅现在仍然失踪。”

雷古诺啊,你这么着急赶到波勒王国,难道就是为了那个小女孩吗?她身上到处藏着什么秘密?快回来啊雷古诺,把你一切知道的都告诉给我吧--总校长卡森洛夫在心中想道。当年他力排众议,让雷古诺加入权力核心,就是因为他知道雷古诺在若干年前曾有过一段独一无二的特殊冒险经历,而那段冒险经历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空前的大秘密;因此,卡森洛夫才能一次又一次地纵容雷古诺的独行独断,因为只有他才知道雷古诺的重大价值。

********************************************************************************

守候了大半天,连太阳都已经下山了,欧文居然就这样抱着树杈睡着了,突然,隐隐约约之中,他听到一阵微弱的呼救声。

“救命啊!”

“救命啊!”

声音由远到近,欧文猛地惊醒,他只见在黑暗的夜色中有个白影地向树这边的方向接近,呼救声就从那个白影中传了出来。

鬼魂!

这是欧文的第一个反应,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彻骨的寒气,然后恐惧的感觉让他抓紧树杈的手一下子放松了,“啪”--就这样,他整个人从树上摔了下来,而且还直接摔到了那个鬼魂面前。

“啊--”“呀--”

两声恐怖的尖叫同时响起。

稍稍定神的欧文才有机会观察眼前这个鬼魂,生前应该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小女孩吧,身上穿着一件只有贵族才能穿的白色裙子,但此时裙子已沾满泥巴,女鬼有一头金色的长头发,脸上和衣服一样都是脏兮兮的,双手握在朐前,以跟自己同样惊恐的眼神盯着自己!

邯郸市中心医院西区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个权威
生物细胞免疫治疗
清远治疗男科方法
肇庆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