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鬼咒 第173章 百年扯皮

2019-10-12 21:10: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咒 第173章 百年扯皮

梁良满脸茫然,问道:“难道丁先生也认为我该打?”

“难道你不该打吗?三七二十三,与你何相干?!”丁二苗指着梁良,正色説道:

“闺房之乐,有甚于描眉者。

,这是一错;身为读书人,又居然翻墙而入,全然不知进退礼仪,这是二错;把邻居告到县衙,为鸡毛蒜皮小事,耽误县大老爷办公,这是三错;那家男人既然坚信三七二十三,可见已经愚鲁非常,而你和一个傻子抬杠,岂不是比傻子还傻?这是四错;不打你,打谁?!”

这番话,义正言辞条理清楚,骂的书生梁良满头冷汗,连连鞠躬认错:“听丁先生此言,如拨云雾而睹青天,梁良谨遵教诲,今后一定克己恕人,修心养性。”

丁二苗连珠炮一般,把书生臭骂了一顿,心中大是畅快。其实这书生梁良,搁现在来看,简直就是一个傻蛋,真不知道他那时怎么考上秀才的。

“少废话,还有第三diǎn不解是什么,赶紧説来!”丁二苗再接再$万$书$吧$.wanshuba.厉,想一鼓作气拿下书生,便摆手连连催促。

梁良擦了擦额头的汗,接着説道:“第三diǎn不解,原因却是一首诗。那日春游,在巫玉河上游处,看到一个淹死的姑娘漂在水中。一个道士站在岸上,摇头吟诗……”

卧槽,丁二苗心里吐槽不止,这特么鸟道士也不是好东西,竟然对着一具尸体来吟诗?

“那道士吟诗道‘二八女多娇,风吹落小桥。三魂随浪转,七魄泛波涛。’既是读书人,听见别人吟诗,我难免心痒,便出口指diǎn……”梁良继续説道:

“我告诉道人,作诗不可胡诌。你想啊,他和落水女子并不相熟,如何知道这女子是二八年纪?又如何知道她是因风落桥?三魂七魄,乃是幽冥之事,他一个肉眼凡胎,又如何可见女子的魂魄随波逐浪?”

丁二苗嘻嘻一笑,问道:“然后你改了别人的诗,对吧?”

梁良一怔,道:“他写的不对,我当然要改……”

“改成什么样了,説来听听。”丁二苗心中大叹倒霉,刚才给这书生鬼做了一回数学老师,现在又要来教他语文,自己不折不扣,成了一名“灵魂”工程师了!

“谁家女多娇?何故落小桥?青丝随浪转,粉面泛波涛。”梁良却貌似得意,摇着扇子説道:“这就是我修改以后的诗,我觉得合理了许多。可是那道人不可理喻,竟然説我的诗狗屁不通!”

丁二苗哈哈大笑:“果然狗屁不通!”

书生梁良一呆,而道士洪流却面上一喜。

“莫非那个吟诗的道士,就是你?”丁二苗看到了洪流的脸色,便问道。

洪流diǎndiǎn头:“正是贫道,为了这首诗,我和这个酸书生,抬杠抬了一百多年!”

我勒个去!为了一首破诗,居然生前死后,争吵了一百多年。奇葩,太奇葩了!

“那麻烦丁先生説道説道,在下的修改,究竟哪里不对?”梁良不服,拱手问道。

“因为洪流是个道士,自然对人的面相有研究。”丁二苗不紧不慢地説道:

“他可以通过落水女的面相,判断出她寿止多少岁。面相上,还有天风劫的説法,注定死于风水之灾。女子落水不久,三魂七魄尚未离身,别人看不到,但是道士有法术,自然可以看到。所以你胡乱改了洪流的诗,人家当然不服。”

“你看你看,丁先生也这么説,你以后该服了你家道爷了吧?!”洪流哈哈大笑,道:“百年扯皮,今朝了断,痛快痛快!”

李伟年在一边听着有趣,竟然忘了此行的任务,也咧着嘴傻笑。

书生梁良黯然退场,向着丁二苗拱了拱手,满脸郁闷地坐了下来。

“现在该谁出题了,是王胡子,还是洪流道长?”丁二苗解决了书生,趁胜追击,主动叫阵。

洪流连连摆手,道:“道友,你我道门一家,刚才又了断了我和书生的百年纠缠,我是绝对不敢与你为难的。我这一关,直接免了。现在你只要过了胡子兄的难题,就算大功告成。”

丁二苗道了一声谢,转头看着王胡子一挥手。

王胡子哼了一声,卷起衣袖,拔起桌子上的虾刺刀攥在手中,瞪眼道:“我王胡子是个粗人,没有穷书生那么多弯弯肠子。”

“嗯嗯,直肠子放屁快,有屁快放!”丁二苗diǎndiǎn头,好整以暇地道。

“看来你丁二苗今天真的想喝我水府这杯酒,但是有酒无菜,有什么鸟意思?”王胡子瓮声瓮气地道:

“刚才我婆娘和你打赌,输了一场,我看她的手留着也没用了,不如砍下来大家下酒!”

説罢,王胡子一把抓过巧姐儿的左臂,手起刀落,噗地一声响,已经把巧姐儿的左手,血淋淋地砍了下来!

“啊……!”巧姐儿脸色剧变,身体一晃差diǎn跌倒在地。

书生和道士洪流都是一脸的不忍,同时转过头去。李伟年也吓了一跳,想要伸手阻拦,但是毕竟迟了一步。

只有丁二苗不动神色,坐在当地稳如泰山。

“丁二苗,这只手给你下酒,看你有没胆子来吃!”王胡子把巧姐儿的手放在了蟹壳桌面上,瞪着眼道。

冷不防,巧姐儿的右手一挥,给了王胡子一巴掌,骂道:“杀千刀的,你用我的手来做好人,怎么不挖出自己的狼心狗肺,来给人家下酒!?”

“贼婆娘,你骂我狼心狗肺?”王胡子大怒。

“难道你不是狼心狗肺!”巧姐儿针锋相对,指着王胡子的胸膛,道:“你有种,就把心肺挖出来,给大家看看!”

“好好好!我就成全你!”王胡子气愤难平,一把撕开自己前胸的衣服,噗地一声,虾刺刀已经划开了自己的肚皮,然后伸手进去一番掏摸,抠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来。

嘭地一声响,心脏被丢在桌子上,兀自还在跳动不止。

李伟年自认刚强,见了这恐怖的场面,也不禁浑身发毛,心中一阵作呕,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哈哈哈……,王胡子好气概,真男儿!”

长笑声中,丁二苗站了起来,看着洪流和梁良説道:“王胡子夫妻俩,断手掏心,给我下酒。书生和道人,也是这锁龙潭的东道主,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给我下酒?”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梁良吓得脸色惨白,拼命挥手,道:“书生梁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下酒,请丁先生不要打我的主意!”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收费贵吗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的具体地址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收费标准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收费情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