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二百八十二章 套装完成

2020-01-17 00:56: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二百八十二章 套装完成

万剑宗。

火剑宗大师兄,一个火箭般串起来的新人,要和雷剑宗第一人徐荣生死对决的消息,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同时,两人的恩怨,也被有心人给传了出来。到此刻,人们才知道秦冲竟然踏入内宗不过短短数月!

数个月突破到武士五重,而且成为火剑宗大弟子,这等速度,着实令人瞠目结舌。

到底是谁会胜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在人们议论纷纷之时,雷岩来到了秦冲的住处。

“你小子,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让人省心啊。”雷岩摇着头,看样子有些头疼。

“雷长老,有些事情我不也想,可人家逼上门了,我总不能做缩头乌龟吧?”秦冲摊着手,表情很是凄苦。

他清楚,和徐荣之间迟早都有一战。虽然战斗的时间与他所想有些出入,但也在预料之内。

“好吧,你们这些小辈到底有什么弯弯绕,我不清楚。但你好歹是我火剑宗的大弟子,代表着火剑宗的荣誉,所以,我给你送来了一样好东西!”雷岩说着,拿出一件魔纹装备。

“这是?”

雷岩刚拿出来,秦冲就眯着双眼,瞳孔中尽是欣喜。他就是魔纹炼器师,对魔纹装备自然非常了解。

雷长老所赠送的装备,竟然是他魔纹套装中的最后一件!

这样一件宝贵的东西,秦冲竟一时间愣神了,惊喜得不敢接过。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拿来穿上?这可是我求了好友帮忙才完成的东西,你小子要是输了,就别来见我!”雷岩拍了拍秦冲的肩膀,把东西递给他,表情有些严肃。

他从未掩饰过对秦冲的偏爱。

对于这个小子,他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期待,他有感觉,秦冲总有一天会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

秦冲应下生死战,他并没有怪罪。谁都有年少时,鲁莽的事情,他也干过。

况且,这也不尽然就是坏事。

剑修,就该一往无前,傲气凌云,要是秦冲真的拒绝了约战,他反而还会不高兴。

“我看好你,那个什么徐荣的,我相信你能将其踩在脚下!”临走之前,雷岩给予秦冲鼓励。

“雷长老放心,我定不会让你失望!”秦冲极为自信的道。

原来他就没有怵过徐荣,现在魔纹套装已经凑齐,他更不会有丝毫畏惧。三年前,他受到的屈辱,这一次他要一并讨回来。

送雷岩离开之后,秦冲立即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开始测试套装的威力。

之前,无论是炼制护靴还是护腿,他身上的魔纹装备都是以速度见长,这让他多次在战斗中占得先机。

果然,套装的特殊能力,也与速度有关,是极速!

不是疾速,是极速!是将速度提到巅峰,并且有所突破。

只要他发动魔纹套装的特殊属性能力,整个人的速度,瞬间就可以提升两倍!剑修,本就是靠着剑气和速度吃饭,现在速度大幅提升,可谓是如鱼得水。

也就是说,魔纹套装给他带来的增幅,是让他拥有不亚于武师的速度。

武师啊!那可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强者。这份速度,能让他直接碾压武士剑修。

当然,套装属性肯定是有限制的,只能持续三分钟时间,要十五分钟才能冷却完毕。

不过,对于剑修来说,决定胜负也就在瞬息之间,三分钟足够了!

平静了下心情,秦冲开始启动魔纹属性能力。但听一道轻微的厉啸,他的身体,如同空中划过的流星,一闪而逝。

眨眼就到了另一侧,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渐渐适应了突然提升的速度,才发现这里面其实也有弊端。

在高速移动的情况下,他自己的攻击、反应、精准度方面都比以前要差多了,根本就与超高的速度不匹配。

要么就是出手太快,不能击中目标,要么就是方向偏差,效果无法达到。

这样的情况,是他以前没有预料到的。还好,离着第二关的战斗还有时间,他还有空余的时间练习。

正当他渐入佳境的时候,沈南燕却来了。

“沈师姐,你怎么来了?”秦冲将速度降下来,走了过去。以沈南燕的能量,要找到他易如反掌。

“我来看看你。听说你要和徐荣在云颠台决战?”沈南燕解释道。

“嗯。我和他终究会有一战,既然他的那么快,我也不会逃避。”秦冲点了点头。

看来,他和徐荣大战的消息是彻底传开了,连沈南燕都惊动了。不过他不是很在意,反而因为有更多人可以见证而显得非常兴奋。

“你为什么那么冲动?你明知道徐荣现在正值巅峰期,而你呢,不过才步入五重境界,为何不等等?好吧,我知道你一向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性格,我问你,你到底有几成胜算?”越说,沈南燕就越是激动。

听的出来,她尽管很关心秦冲,却又不看好他。

“对半吧。”秦冲想了想。

第一关夺旗,他已经见识了徐荣的实力,所以显得很是谨慎。虽然他最近有很多奇遇,而且又有剑武魂和瞳武魂的帮助,进步很大,但徐荣也没有在原地踏步。

比起三年前,他的实力更为恐怖了。

“五成?”沈南燕震惊的道:“难道你有什么底牌还没出么?”

之所以那么吃惊,是因为在她看来,秦冲连一成胜算都没有。连她都无法战胜徐荣,他更是够呛。

尤其是在接触了徐荣那诡异的剑招之后,她更加笃定秦冲不过是在安慰她。

“当初在夺旗的时候,我本是和徐荣拼得势均力敌,可他剑招一出,我不过三招就败北,连还手都做不到。”沈南燕提醒秦冲,要注意徐荣那宛如寒月般的剑诀。

“剑诀?”秦冲皱了皱眉,陷入了沉思。未久,他扬起头,怀疑道:“莫非,那就是他当年所盗取的剑术?”

三年前之事,秦冲记得很清楚。

那本消失的剑术,就是被徐荣盗去的,不过由于他被废掉武脉,打成了重伤,根本就无力反驳。

“你说,他当年是在诬陷你,真正偷取剑诀之人,其实是他?”沈南燕柳眉微竖,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天津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咨询电话
贵阳癫痫病医院好吗
上海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专家
分享到: